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养生气功三十年时间:2018-10-06   编辑:admin
    如果说前三十年,毛泽东给中国人带来勇气,一扫前清至民国三百年来受尽奴役造就的奴才性格,使国人扬眉吐气。那么,后三十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则给我们带来信心。30年来的经历使国人发现,原来西方人能做到的事情,中国也能做得一样好。物质文明的升华使得我们有了从被摧毁已久的文明瓦砾中重新崛起的自信。
 
   如果以1979年改革的号角吹响为界,新中国前三十年医学气功的重生,是以临床应用的出色成就贡献于人类为标志。那么,后30年则是以深度科学探究和全球性普及的辉煌硕果展现世界。20年前世界医学气功学会的诞生,无疑是这一时期最重要的历史事件。医学气功之所以能从三百年的文化废墟中重生,彻底得益于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为保障人民的健康所做的实际贡献。


 

易筋经

 
    然而1979年春天它却遭受最粗暴、最野蛮的进犯,几乎一夜之间惨遭灭顶。这是为什么呢?这是摆在每一位中国原创医学领导者,实践者和支持者面前必须认真思考和回答的问题。除了那个反文化年代的特殊原因之外,还深藏着另一个更令人不安的鬼魂:全盘西化。百年的西学东渐,为我们送来新的知识系统,然而,全盘西化却使人习惯于用西方的标准当作审判中华文明的最终法庭。作为专门研究人体生命自康复才能的中华文明原创知识系统,医学气功最容易被贴上“唯心论”的标签,故而备受蹂躏,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人们清醒地看到,中华原创医学如想得到真正的生存和开展的机会,就必须驱散那具百年鬼魂,必须重建中华文明的价值评估系统。换句话说:重铸中华医魂。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建立自己的学术阵地,世界医学气功学会的组成则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桥头堡。
 
   由于历史原因,“中华中医学会气功科学研究会”业务结束于1986年,为中医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主委吕炳奎先生虽因退休而淡出人们的视野,然而,研究会的核心骨干们仍然在为医学气功事业而努力奋斗。